善德尚

交接王座时
画里人走下台阶
在画轴上说话

爱慕一株南国的橘树时
整座森林都在我背后燃烧

万物有被重新命名时的寂静
美丽,如荷叶啜饮露珠时的哭泣

我躺在梦上,你也不来


冬来了,来的一样
在人们的脸上
在瑟瑟发抖的嘴唇间
在缩手拽袖的吱吱声里
在远方,在故乡

秋去了,去的拖拖拉拉
思念也散了,像叶落飘在地上
放风筝的孩子,迷失了方向

春会来的,新衣的白杨
夏也会来的,躲睡在蚊帐
最后
都像诗一样,草草收场